<nobr id="px4dl"><optgroup id="px4dl"><dd id="px4dl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
  • <option id="px4dl"><span id="px4dl"></span></option>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来源TGBUS原创作者Deky2019-01-22

    总有人会回归生活,但仍有人在前行,这就够了

    这是关于一群 “鸽子”的故事。

    在传统意义上,鸽子是“和平”的象征,是美好事物的载体,今天的故事,和这种生物学意义上的鸽子,其实没什么关系。

    咱们要说的“鸽”,现在是一个动词“放鸽子”的衍生含义,所以,这是一段 “鸽与被鸽”的故事。

    中二组织还有那些中二的议员们

    现在回想起来,整个故事的开端是非常中二的。

    2013年下半年,《DOTA 2》国服正式上线了。

    就像《DOTA 2》官方宣传语说的那样:“DOTA2是由DotA之父Icefrog主创打造的唯一正统续作,其完整继承了原作DotA超过一百位的英雄。回望“DotA”到《DOTA 2》,从2002年到2019年的17年历史,这张不超过8MB的自定义模组,站在成功的平台之上,靠着最后作者Icefrog的坚持,“DotA?#32972;?#20026;了改变PC游戏界格局的传奇。”

    那么,在已经商业化的《DOTA 2》中做同样的事,是否可行呢?

    谁也不知道,但是有人还是愿意试一试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2014年1月,AMHC成立了,这个组织全?#24179;小?#38463;哈利姆魔法隐修议会”,这个名称念起来十分中二,借用了《DOTA 2》世界观里最伟大的魔法师——阿哈利姆的名字,在游戏内道具“阿哈利姆神杖”上,也刻着一行小字“拥有半神之力法师的权杖”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而那个时候,组织开创和管理者们,也有着自己的中二头衔——“创世神”、“白手党党魁”、“魔导师”、“隐修议员”,也?#22836;?#35793;组的人头衔正常一点。

    虽然整个组织里充斥着各种中二头衔,但是作为一个技术党占据主导地位的组织,其实是十分严肃的,不苟言笑的AMHC头儿“无双”随时都能在大讨论群里将那些水群的人毫不留情的踢出去——这个大QQ群也有个中二的名称,?#23567;癆MHC创世?#34892;摹保?#20063;就最近改成了“AMHC创世?#34892;腫禁复读]”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大群另外不欢迎的一群人,可能就是进群之后,张口就来一句“我有一个想法?#34987;?#32773;“我有一个策划,现在就差一个程序”的新人,当然,这?#20013;?#20154;源源不断,而管理员也从未吝啬过自己手中的踢人权限,在QQ群还没有禁言功能的2014年,踢人就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案。

    在2014年8月V社官方推出地图制作工具Alpha版之前,其实整个组织对于《DOTA 2》自定义地图并没有什么太多未来的构想,更多的还是建立在V社另外一款游戏《Alien Swarm》的SDK(软件开发包)基础上,因为当年V社为了做《DOTA 2》而做出了这款免费的实验性小游戏,二者使用了同样的引擎。

    关于我们为什么是鸽子这件事

    我是2014年加入的这个组织。

    ?#20063;?#19982;的第一个项目筹划工作,其实是一个很失败的案例。

    我和当时需要练手的代码君组队,选了一个《魔兽争霸3》中广受好评的《伏魔战记》作为蓝本,开始琢磨如何将其在《DOTA 2》中实现。

    《伏魔战记》根据版本不同有四幕版和三幕版,说白了就是三四张方块形地图场景,在我和代码君进行?#22797;问导?#28216;戏体验后,认为第四幕的近似RTS的玩法部分在2014—2015年的《DOTA 2》编辑器的技术水平上很难实现,即便生造轮子也得不偿失,那么,就砍掉吧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第一幕中的无限刷新敌人,在当时的优化和电脑整体配置下,如果要想达到同样的刷新数量,可能绝大部分电脑都无法运行,那么减少怪物数量而强化单个怪物的强度呢?那么就缺少那种原版刷怪掉落装备的爽快感了。

    最重要的是,当时《DOTA 2》编辑器提供的地图最大尺寸并不像现在这?#21019;螅?#26497;限尺寸可能还没有《伏魔战记》单幕的场景大,这种实现上的无奈在早期的地图制作中非常常见。

    在琢磨了一?#38382;?#38388;后,我们觉得作为一个初生形态的dota2地图编辑器,去复刻早已成熟阶段产出的《魔兽争霸3》自定义地图是一种不现实的行为,这个项目因此“无疾而终”。

    很荣幸,我也成为了鸽子的一员,每当组织里的其他人问起,“哎,你们那个伏魔战记呢?#20426;?/p>

    “鸽了。”

    不记得哪位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,一百个失败的游戏项目,有一百种死法,这点我深以为然,虽然做模组从格局上来说,比不上拿商业引擎做独立游戏的大,但同样遵循这条规则——如果说“伏魔战记”项目死于技术问题,组织内部的其他几个制作组,失败的问题就不尽相同了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有的组是人太多没有拍板的管理者,你一言我一语死于混乱;有的组是一个人忙不过来后期放弃更新,无论一一条理由,还是一百条理由,最终都会递归到一个字上,那就是

    “鸽!”

    放弃了“伏魔战记”项目后,代码君则写了一阵子教程以后加入了阿瓦隆工作室,直到现在,他还是那儿的绝对主力。而我,加入了当时另外一个组,《平妖乱R》,这也是《DOTA 2》上的第一张修仙地图,玩法就是防守关卡。

    自由与热爱

    虽然AMHC有着一堆中二的头衔,看起来层层叠叠,但实际?#25103;?#24120;松散,只要项目负责人觉得可以,你就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项目群里,从端茶送水、填数据表格,再到刷地形、调骨骼动作,只要你想干,没有什么不能干的——当然,前提是你能干。

    2015年前期的组织,除了一直忙于研究理论向的Xavier老师,大多技术负责人都拿出了自己的作品,比如《东方DOTS》、《真·三国无双》、?#27573;?#23613;试炼》、《平妖乱R》、《宝石TD》、《王者·烽火狼烟》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相比之下,策划区可就是群魔乱舞了,虽然也有前《孤岛惊魂3》的参与者坐镇,但他来更多是给我们分享他的悲伤遭遇:比如他当年突发奇想想当刺客信条贴吧的小吧主,申请里写了自己的身份,结果被人?#19994;本?#31070;病?#21363;?#29702;了…

    AMHC毕竟是一个程序话语权大于策划的组织,许多项目组里为了杜绝?#34892;?#20154;乱开脑洞,提出了一个规矩:“谁提出,谁实现。”

    虽然很无情,但在拒绝画饼方面,很?#34892;А?/p>

    只不过,该鸽的项目,还是会鸽掉的,直到今天,许多早已沦为水群的QQ群,都是曾经的项目群,比如说“鸽子群”。

    “鸽子群”创建于2014年,基本上没?#34892;?#20154;加入,却有超过40名成员,关于这个由Dan老师领头的、 AMHC全明星阵容参与的大项目到底是怎么“鸽”掉的,我也不太清楚——那会儿,?#19968;?#22312;和代码君琢磨“伏魔战记”呢。

    在鸽子群的介绍里,至今挂着一段很现实的描述:“没有物质的RPG制作,只是一只鸽子,都不用风吹,走两步就鸽了。真是可鸽可弃~”

    在过去的很长一?#38382;?#38388;里,做《DOTA 2》自定义地图,比起现在做独立游戏目的还要单纯,至少,现在独立游戏者可以指责Steam抽成太高,而MOD制作者,其实付出了一点都不少的成本却基本上没有收益,如果你问我们当时为什么要做这个,

    我想,可能就是对做游戏以及《DOTA 2》的爱吧——人嘛,总有那么几个不计回报的爱好,您说?#21069;傘?/p>

    过去的那些人和事

    修仙图《平妖乱R》为什么要在名称后面加个“R”?

    这点直到?#20063;?#19982;了几个月项目后才知道,当时《平妖乱R》的负责人Burden老师无意中提到,其实《平妖乱》这个地图他也是第二任作者,但是原作者因为考研,早已离开,他接手以后进行了大幅改造?#20174;?#19981;好叫二代,况且原版制作定型的时候,官方连正式版编辑器都没还没出,没几个人玩过初代作品,所以干脆加了一个谐音的“R”以示区分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2015年秋,官方正式宣布《DOTA 2》“重生”,并正式推出了“游廊”功能,更新上线的第一天也是我见过大讨论群里最热闹的一天,众人畅所欲言,一副美好景象呼之欲出,感觉明天我们就能看到属于《DOTA 2》的各种RPG精品。

    而《平妖乱R》立项很早,上限?#21344;?#19981;足,加入了随机刷新的精英怪系统后,就不再更新,面?#28304;?#29256;本更新,新图制作势在必行,而人手也是一个问题。

    一个自定义模组的制作组里,都会?#34892;?#20160;么人?

    一个能说话的程序,一个能画画的美术UI,一个能填表的数值,一个能灵活运用笔刷的地形,以及?#24615;?#20154;?#28909;?#24178;,把剩下的问题都包了,至于模型?这个老大难问题有钱就外包解决,没钱就用原版模型吧。

    一来二去,宣传找来了组织里最活跃的“狐狸”,地形找来了著名魔兽地图?#26029;?#20043;侠道》的作者和策划“无用”老师——这阵容,我觉得放到现在都不弱。

    正好,刚刚成立的阿瓦隆工作室,在做完《大海战》以后,也在修仙这方面拓展,我们的新项目?#23567;段?#37327;劫》,而他们的项目?#23567;?#33618;神罪》,题材相冲,自然在某种层面上成了冤家,只不过,他们是商业化工作室,而我们,还是普通的爱好制作组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我居然还留着这玩意...

    其实两个组的人员,经常在一起玩,正好也是出于内部交流的考虑,他们的地形大佬M.Reak提前让我们试了一下《荒神罪》。

    只不过这次,闹得比?#38386;祝?#24179;时嘻嘻哈哈的鸽?#29992;?#30495;的认真起来,那也是谁也不服谁。

    当时我们觉得这个地图对配置要求太高了,就给出了希望降低特效的建议,一些建筑高度也让摄像机位置也比?#38480;限巍?/p>

    现在回想起来,对于阿瓦隆工作室来说,这可能是他们倾尽所有做出的最好作品,这些东西自然不可能?#24120;?#31639;是他们的坚持吧。

    尽管我们多次表示真的不是因为“友商”心态而?#20992;剩?#23436;全是为了游戏稳定性着想,但还是没获?#32654;?#35299;,算是和他们大吵了一架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其实在组织内,也没太多的人知道这场私下的舌战,大?#19968;?#26159;日复一日的问,今天《荒神罪》发了吗?今天?#27573;?#37327;劫》发了吗?

    烦不胜烦的我们用“月底”、“年底”的回答屡次蒙混过关,久而久之为这特有的“鸽子文化”又添了一个新名词“月底”——“别问,问就是月底出。”

    渐渐地,各个集团作战的项目组逐渐占据主导地位,单打?#34013;?#30340;地图作者越来越少,逐渐形成了好几拨人马,这其中便有《宝石TD》的作者萌小虾老师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他并不是最早进入这个领域学习的地图作者,但是他主导的游戏,都并不需要动用太多的非游戏内资源,也不需要多么复杂或核心的游戏机制,地形任务?#24049;?#23569;,可以说只要画豆腐块就行了,比起我们这些总想在自定义地图里搞大作的人来说,他包括后来的巨鸟多多工作室,反而走的更稳。

    用爱发电的标准结局

    我们能预想到爱好是一件很脆弱的事物,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结束会来的那么快。

    2016年对于中国DotA来说,是很微妙的一年。

    年初3月的上海特锦赛,举办水平之低劣几乎引发了游戏玩家的“暴动”,官方公开发表道?#24863;牛?#32780;职业战队在战绩上也遭遇了毁灭性的失败,在全方位的的翻烂账和揭?#31995;?#20043;后,社区人才大流失开始了。

    而对于一直靠爱发电的地图创作者来说,从2015年到2016年,能坚持一年发电,也算是佼佼者了,再往后,不谈吃饭的问题,也确实不太现实了。

    ?#27573;?#37327;劫》,理所当然的鸽了,大家在鸽与被鸽中都成了受害者。

    不仅仅是我们,国外的很多作者也开始离开圈子。

    各种层面的冲击?#23383;另?#26469;,有的因素是“时也”,比如说尚未琢磨清楚的开发流程和开发工具需要时间验证,而有的时候是“命也”,比如我们到现在也没摸清楚自定义游戏该怎么去收费,它的价值该如何去定位,尤其是在Valve尝试《上古卷轴V》模组收费失败之后,这种负面的市场反馈让很多观望者开始?#26494;ⅰ?/p>

    剩下的人,只能更加的抱团取暖——除了实力强悍的阿瓦隆工作室和 Xavier老师,即便是看上去并没有堆太多资源的地图,还是火过相?#32972;?#19968;阵子的,比如说“丛林肉搏”和“丛林乱斗”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当然V社也不是没有一点?#20174;Γ?#38500;了给了官方服务器支持以外,还是掏了几千美元支持一下作工作室的,并且弄出了一个?#24052;?#34892;证”的收费模式,理论上的三七分成也不是外人看起来那么美好,因为美国的税收问题,作者实际拿到的分成,实?#25163;?#26377;49%。

    本来这个收费模式就没什么竞争力,还要经过层层抽成,最后估计连Valve自己都觉得这种玩法没什么意思,后面的地图无论做的多好,都没有这种诡异的收费方式了。

    一个自闭的小圈子,最?#25112;峋直?#28982;是自取灭亡,门槛太高会挡住相当多的探访者,?#19981;?#30011;饼不愿踏实干活是新人很容易犯的错,但是也没有必须将其驱逐出境的地步,面对社区整体?#21592;?#28291;的2016年,我便离开了模组制作的第一线,去做一些更?#25317;?#23618;和基础的工作。

    更多的参与者,再也不见。

    2016年更像是一个节点,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所有作者,大多便是那时候留下来的,就拿现的爆款《刀塔自走棋》来说吧,阿标是?#25112;?#30340;鼠标,当时为《宝石TD》画地形贴图的,而阿羊,也是就是?#25226;?#32769;师”,最早参与?#27573;?#37327;劫》的时候因为鸽的问题和Burden老师有?#38382;?#38388;弄的相当不愉快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现在,很多人看到的,可能只有“120万月流水”这种抓人的字眼,而并不知道这背后这些人坚持了多久,在2016年后,V社官方已经对这方面彻底放养,不再为这个工具添加更多的功能,甚至出现过举办自定义地图大赛中?#26223;?#32534;辑器给更新崩溃掉的神奇操作。

    当浪潮退去以后,最后的坚守者,也就剩下那些有组织,有商业渠道的团队,这么算的话,剩下的团队两只手就能数过来。

    所以,当有人问我,如何看到他们靠?#21592;?#20108;维码,月流水过一百二十万的时候,我的回答是,如果你了解他们的坚持,就会明白这是他们该得的,因为大部分人没有那么多五年。

    试问,有哪一家大厂愿意花五年的时间琢磨一个自定义游戏模组编辑器?

    我想,现在不会有,未来也不会有。

    自走棋火了,以?#26696;?#22810;

    在AMHC成立后的第五年,虾老师的《DOTA 自走棋》火了,没什?#21019;?#38382;题的火了。

    虽然《DOTA自走棋》因其收费问题再度被国外网友抓起来批判了一番,但是Valve长期的不管不问,才是让这个相关的内容没有规范化的根源,究竟应该如何将其制度化,也应该是Valve需要关心的问题,而不是抓着单个工作室杀鸡儆猴。

    写文当天,?#19968;?#22312;和阿瓦隆工作室的Kuso君还在感慨,当年我们为了一点小事大动干戈,现在来看,大量倾注游戏外资源其实效果未必好,合理利用《DOTA 2》自身的内容,轻量化处理,PVE内容资源消耗太快,太核心了是竞争不过DOTA自身的,所以应该做些低强度的对抗游戏,才是现在自定义模组的王道。

    就像往常一样,鸽子群的老伙计们又在提前几天玩到了内测版本,虽然他们大多已经不再从事这方面的工作,但是已经成为了每一张新图最忠实的试玩者。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不管我们过去是不是因为一个永无止息的策划问题吵过架,现在,我们都是玩家,我们为游戏而来,我们因乐趣而聚集,这也是所有游戏平台玩家的基本?#38750;螅?#26080;论他们手中握住的是智能手机,还是XBOX精英手柄。

    春去秋来,翻译组的黄XX老师,现在已经成了CDPR脑残粉,买好了设备只等?#24230;?#21338;朋克2077》;曾经认真翻译教程的C老师,整天带?#20040;頡禗OTA 2》人机,还顺便给诸如《恐怖黎明》等一系列游戏做了汉化和mod;地形区二代目M.Reak,忙着琢磨怎么给?#24405;?#20080;家具;厨子已经在建模师、厨师、项目经理的三次职业转换中步步高升;狐狸去考了专升本后就再也不见?#20742;埃?#19978;一次出现已然成了柔道爱好者;美国留学的鸽老师也留在了美国,继续为了游戏事业添砖加瓦;Poker老师倒是经常出现,到处拉人打DOTA OMG模式;至于无用老师,刚刚还在咨询和女朋友玩什么Switch游戏——当然我们都推荐了“分手厨房”;Demon老师倒是经常和我琢磨技能实现的手法....

    不知不觉,我们都不再中二,也不再对游戏那样痴狂,但游戏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,自走棋的?#20013;?#28779;爆,对于我们来说是有点晚了,但这也不正是我们想看到的一幕么?至少这种游戏模组,还是有人靠自己活下来,乃至火起来了。

    能在2019年,看到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走到了今天的地步,我很荣幸,也不后悔自己曾经消磨的时间。

    尾声

    写到这里,突然?#34892;?#24863;慨万千,联系了一下好久没联系的美术,铅灰。

    “在?写了个AMHC的回忆文章,想让你随便画俩?#23454;备?#32467;尾图。”

    “哟,这不是小*么,画什么?#20426;?/p>

    “emmm,一群鸽子吧。”

    “行吧,那我直接画些鸽子,你P名字上去?

    “胸前挂个牌子不就完事了。”

    “?#31455;竟荊?#29616;在忙,那就晚上吧。”

    “熟悉的味道,hhhhh。”

    《刀塔自走棋》背后的“鸽”声阵阵,《DOTA 2》自定义模组的过去与现在

    所以,这也许是我向他提的最后一个需求了吧。(完)


    回到顶部
   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

    <nobr id="px4dl"><optgroup id="px4dl"><dd id="px4dl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
  • <option id="px4dl"><span id="px4dl"></span></option>

    <nobr id="px4dl"><optgroup id="px4dl"><dd id="px4dl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
  • <option id="px4dl"><span id="px4dl"></span></option>